?
當前位置:

今天,我們一起聆聽抗疫戰場上的故事

日期:2020-10-27 來源:荊州日報
今日上午9時30分,以“英雄的城市英雄的人民”為主題的湖北省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先進事跡巡回報告會在荊州舉行。
此次報告團成員張定宇、趙軍、邵玉春、桂小妹、甘如意、朱金陵均為獲得全國和省級表彰的先進集體、先進個人代表。在荊期間,報告團成員將在荊州作2場宣講,講述刻骨銘心的抗疫經歷,深刻詮釋“生命至上、舉國同心、舍生忘死、尊重科學、命運與共”的偉大抗疫精神。
我必須跑得更快
 □張定宇
    張定宇,男,57歲,省衛健委黨組成員、副主任,武漢市金銀潭醫院黨委副書記、院長,主任醫師。疫情期間,身患漸凍癥的他,帶領金銀潭醫院600多名醫護人員,始終奮戰在抗疫一線。他的事跡引起社會廣泛關注。張定宇獲評“人民英雄”國家榮譽稱號、全國優秀共產黨員。
    金銀潭醫院是此次武漢新冠肺炎疫情阻擊戰最先打響的地方。2019年12月29號,我們先后接到省市衛健委和省市疾控的電話,要求立刻趕往省新華醫院會診。當晚6名不明原因的肺炎患者和3名家屬,首批收治入院。
    在得知這9名患者的咽拭子檢查仍無法明確病因后,我當即決定做肺泡灌洗采樣,分別送往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和武漢市疾控中心。這珍貴的第一份臨床樣本,為后來科學家成功分離出病毒顆粒和基因序列、發現并確認新冠病毒,爭取了寶貴的時間。
    1月初,醫院門診發熱病人急劇增多,而轉診的新冠肺炎患者,不到兩天就住滿了兩個病區,重癥病人數量還在不斷攀升。我迅速向全院發出疫情警示,對所有門診就診患者及家屬發放口罩,防止交叉感染。同時,緊急騰退4個普通病區,將其改造為次ICU病區,為重癥病人的救治爭取時間。
    最令人刻骨銘心的是春節前的一周,患者從一個一個轉診到一撥一撥地轉診。醫院衛生員告急,安保人員告急,醫護人員告急,防護用品也告急。金銀潭醫院257名黨員,爭相奔赴急難險重崗位,沒有一個逃兵。
    很多人都說,我鼓舞了千萬人,我覺得更是千萬人鼓舞了我!
    作為一名醫生,也是一名普通的武漢市民,在那一個個日夜,我的內心始終充滿了感恩。我們為了搶救病人不顧一切,而背后鼎力支撐我們的,是整個中國。
    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英明決策下,大年初一,我們相繼迎來了全國各地的醫療隊。解放軍醫療隊、上海醫療隊、福建醫療隊、江蘇醫療隊,還有國家醫療隊的專家們,在金銀潭醫院與我們并肩作戰了幾十個日夜,結下了深厚的戰友之情。
    這場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戰爭,雖有千辛萬苦,但我們贏了。此時此刻,我想對所有援鄂的醫護人員們,再次說一聲:謝謝你們,為湖北拼過命!
    9月8日,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會在人民大會堂舉行。我情不自禁地跟總書記說:“總書記,我們勝利了。”他緊緊握著我的手,輕輕拍了幾下,然后將象征國家至高榮譽的“人民英雄”勛章,為我戴上。我覺得,這不是我個人的榮譽,而是湖北人民的榮譽,更是全中國人民的榮譽。
    總書記很關心我的病情,叮囑我要注意身體。人民的領袖始終與人民是心連心的,這種溫暖,讓我感到了力量,也感到了責任。總書記發表重要講話后,再次走到我們面前,同我們一一握手,同時也再次對我說,要保重身體。我告訴總書記,我一切都好,我要繼續努力為黨和人民做貢獻。
    我只是一名普通的醫生,做了一個醫生該做的事情,黨和人民卻給了我這么高的榮譽。人的生命長度是有限的,但寬度和厚度卻是無限的。作為一名共產黨員,我的生命早已不僅僅屬于我自己,他屬于我們宣誓并為之獻身的偉大事業。
選擇無畏只因頭頂警徽
    □邵玉春
    邵玉春,男,33歲,武漢市公安局江岸分局新村街派出所副所長。疫情期間轉送病患87人次,救助群眾53人次,他背送疑似患者周爹爹就醫的事跡被多家國家級、省級媒體報道。邵玉春獲評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先進個人、全國優秀共產黨員。
    1月21號,連續多日辦案后在家調休的我,接到警隊傳來的“一級勤務”指令,我撇下特地從老家來陪我過年的父母,當天,就回到大智街派出所。在維護秩序的同時,為轄區病人提供幫助。
    針對“四類人員”的隔離點設置起來,可怎么把人安全轉移出去?誰來轉?
    服務群眾是警察的天職。協助社區轉運“四類人員”的任務很快下達到派出所,“我年輕,體質好,我上”“我有經驗,還是我上”從剛參警的年輕人,到快退休的老民警,沒有一個人退縮。后來,所里挑選出包括我在內的7個民警,組成“黨員突擊隊”,執行這次任務。
    1月30號,農歷大年初六,我和所長劉遠杰、輔警姚金龍一起,來到泰寧社區執行任務。忽然,不遠處的一棟居民樓里傳來急促的呼救聲:“快來幫幫忙!幫幫忙啊!”我們循著聲音沖了過去。
    這是一個老舊小區,樓道很窄,光線很暗,我們只能借著手機微弱的燈光,向上搜索。爬了幾層樓,只見一位老人癱坐在臺階上,艱難地喘著氣。身旁站著的婆婆泣不成聲,她告訴我們,她的老伴周爹爹咳嗽發燒好幾天了,想去醫院看看,可剛出家門,就癱在了地上。
    咳嗽、高燒、喘不過氣,雖然不是醫生,但幾天的轉運經歷和直覺告訴我,老人很可能被感染了。
    “快!把爹爹扶到我背上來!”來不及多想,我邊說邊蹲在臺階上,抓著他的雙手使勁往上拉,戰友在身后使勁往上推在,終于把老人背了起來。
    由于老人已近昏迷,我身上的防護服也很滑,老人的身體一直往下墜,每走幾步,我就不得不停一停,蹲一蹲,再往上托一托。
    從樓道到轉運車不過幾百米,但那天,我們足足走了十幾分鐘。
    幾天后,母親從電視新聞中知道了這個事,她很生氣地打來電話:做這么危險的事,為什么都不跟家里說一聲!我沒吭聲,因為我知道,這哪是責備我啊,她這是心疼自己的兒子啊!
    后來,我背周爹爹的這段視頻被傳到了網上,網友紛紛留言“這個警察好樣的!”省公安廳為我記“個人二等功”。從1月29號到2月14號,武漢公安共協助街道、社區收治隔離“四類人員”14334人,當時沖在轉運第一線的人民警察千千萬萬,而我不過是其中最普通的一員。
    并不是每一次出征都能凱旋,并不是每一次分別都有團聚。面對肆虐的疫情,我和戰友們總是聞令而動、沖鋒在前,有的人甚至付出了寶貴的生命。
    3月22號,是硚口區利濟街共和社區轉為“無疫情社區”的第一天,然而,就在這一天,社區民警吳涌卻永遠告別了他熟悉的居民,他摯愛的親人。
    他從1月23號起,就天天泡在社區里,母親被確診為新冠肺炎患者,他無法抽身,只能給妹妹打電話了解病情。51歲的他,卻因勞累過度,倒在了自己的工作崗位上。
    噩耗傳來,共和社區里一位婆婆哭紅了眼睛,吳警官,你前幾天給我帶的香蕉還沒吃完,你怎么就走了?
    和平年代,人民警察是犧牲最多的職業。在這次新冠肺炎疫情阻擊戰中,全省共有6名民警、2名輔警獻出了自己的生命。
    每個人民警察在入警時,都曾莊重許下“勇于擔當作為、甘于犧牲奉獻”的誓言。作為其中一分子,我愿和千千萬萬戰友一道,以生命赴使命,以大愛護人民,擦亮“守護藍”,幸福千萬家。
群眾有難我們必須上
    □桂小妹
    桂小妹,女,41歲,武漢市青山區工人村街青和居社區黨總支書記。疫情期間,她帶領社區群干、下沉干部、志愿者用心用情為社區居民服務。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會上,桂小妹講述了社區戰疫故事。青和居社區黨總支獲評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先進集體、全國先進基層黨組織。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來,平日里凈是家長里短的社區,一下子變成了疫情聯防聯控的第一線。只有把社區這道防線守住,才能有效切斷疫情擴散蔓延的渠道。面對當時依然復雜嚴峻的抗疫形勢,省委提出要狠抓“救治”和“阻隔”兩大關鍵環節,2月17號,為期3天的大排查開始了。
    72小時之內要徹底排查“四類人員”,對于武漢這樣一座人口過千萬的特大城市而言,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
    我服務的社區,是武漢市最大的公租房小區之一,有19棟居民樓,5235戶8230人,社區老年人多、殘疾人多、低收入人員多。
    這是一場不分晝夜的戰斗。21名社區工作者和21名下沉黨員干部“白天敲門、晚上數燈,逐戶逐人、監測體溫。”第一天,完成了3000多戶、近5000人;第二天,完成了2000多戶3000多人,第三天,查漏補缺。
    我到現在都清晰地記得:原本祥和的小區,突然間只剩下空氣和流動的塵埃。那件印著“是黨派我來為您服務的”紅馬甲成為社區最鮮艷的色彩,也成為我們社區工作者最硬的“鎧甲”。口罩包裹著我,也包裹著對面的他,更包裹之著有了不一樣的意義的生命。
    大排查的一天深夜,我的手機突然響起,“桂書記,你快去看看我妹妹吧,她快不行了!”掛斷電話,我趕緊聯系黃女士:“發不發燒?咳不咳嗽?呼吸困難嗎?”來不及多想,我一邊協調車輛和醫院,一邊往黃女士家趕。“放心,馬上送你去醫院。”聽到我們的話,她原本不安的神情,舒緩了許多。
    凌晨1點多,經過緊急救治,黃女士暫時脫離危險。后來,她被確診感染,經過精心治療,康復出院了,4月9號她給我發來短信:“謝謝你們的幫助,讓我戰勝病毒,重獲生命!”
    后來,經常有人問我:“你們每天東奔西跑,不怕感染嗎?”我說,“我們也是血肉之軀,怎么不怕呢?”
    為了更好地阻斷傳染源,我們把封控和服務的關口前移至樓棟。社區居民不能外出了,可他們的吃喝拉撒怎么辦?
    由1名網格員、1名下沉干部和3名志愿者組成的15個“113”敲門小分隊出動了!居民需要什么,我們就干什么!
    3月10日,習近平總書記來武漢考察時說“武漢人喜歡吃活魚,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應多組織供應……”9天后,近2萬斤歡騰的活魚馳援而來。居民們高興地說,“活魚來了!活魚來了!”這是一場暖心的接力,是“人民利益無小事”的生動答卷。
    為了解決困難人群的就餐問題,社區聯系“好味到大食堂”,組織志愿者免費送餐。從大年初四開始,先后服務1187人次。連續2個多月收到“愛心餐”的老李逢人就夸:“我們的社區幾靠譜哦。”
    我可以很驕傲地告訴大家:疫情期間,我們社區居民沒有一戶吃不上飯、用不上藥!
    你把群眾放在心上,群眾就會把你記在心里。社區居民方大哥,想做面錦旗表達自己的感激之情,他拿出家里一件嶄新的白襯衣,用紅筆寫了一封感謝信,送到了社區。
    回想這段難忘的抗疫經歷,面對在疫情最嚴重的時候,毅然從山東返漢一起戰斗的同事,我沒哭;接到74天都沒有見過面的女兒的電話,我沒哭;面對身體和精神上的巨大壓力,我沒哭……
    4月8日那天,我哭了。
    那一天,武漢解封了。居民們高興地在陽臺上集體高唱:“我和我的祖國,一刻也不能分割……”
    疫情是一次大考,總書記提出要補齊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短板,省委及時出臺了一系列含金量十足的政策,加強基層治理。現在112名黨員干部常態化下沉社區,服務居民的力量更強了;我們的待遇提高了,大家的干勁更足了!今后,我們將繼續用心用情服務好群眾,讓黨旗在心頭更加鮮艷,讓燈火在夜晚更加溫暖。
 
300公里返崗走單騎
    □甘如意
    甘如意,女,24歲,武漢市江夏區金口街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技士。疫情初期,她從荊州市公安縣老家騎行返崗,歷時四天三夜,走了300多公里,終于返回武漢市江夏區工作崗位。到單位后,她第一時間走上一線,參與抗擊疫情,事跡感人至深。甘如意獲評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先進個人。
    春節前夕,我從武漢回到公安縣老家過年。得知我要回去,爸媽很早就開始置辦年貨,準備我愛吃的東西。可剛回到家,我就得知,為控制疫情擴散,離漢通道已經關閉。情況緊急,武漢最需要醫護人員,而我們醫院化驗室本來人手就緊張,他們一定忙得不可開交。回去!我必須回去!
    可一打聽,所有去武漢的公共交通都停運了,就連從老家斑竹垱鎮雙河場村到公安縣城的路也封了。
    “就是騎自行車,我也要回武漢!”我對爸媽說。他們臉上滿是擔心和不舍。
    一路上幾乎看不到人,連車也很少。下午一點鐘,我騎到荊州長江大橋時,自行車不讓過,我只好把車寄存到橋頭的一個副食店,順便休息一會兒,吃點餅干補充一下體力。走過大橋,眼看天色越來越晚,我決定到荊州火車站去找家旅館,這也是我經常坐車的地方。
    前方是病毒肆虐的武漢,后面是溫暖的家。是繼續前行還是原路返回,我真有些猶豫了。我的同事們正在堅守崗位,全國各地的醫務人員也在星夜馳援武漢,這時候退縮放棄,我會自責一輩子。
    搭不上車,那就還是騎車吧。我又找了輛共享單車,沿著318國道,繼續趕路。下一個目標——70公里以外的潛江。天上下起小雨,風也特別冷。我沒有雨衣,冰涼的雨滴打在臉上,不一會,我的手就凍僵了,可羽絨服里卻是一身汗。長時間的騎行,我的膝蓋越來越痛;背包里的東西也吃完了,又冷又餓。我看了看導航,已經騎了7個多小時,而距離潛江還有10公里,天越來越黑,雨也越來越大了。
    9個多小時后,我終于到了潛江。天已經漆黑,在入城的一個卡口,我遇到了幾名警察,他們幫我聯系了住宿,還為我找到了第二天開往武漢的順路車。
    2月3號中午,我搭乘到武漢中心血庫的順路車,就近在漢陽下了車。又是一碗泡面下肚,又是一輛共享單車。可是,沒走多久,手機卻沒電了,沒有了導航,我只好邊騎邊問路。下午6點,終于看到了熟悉的金口街。
    4天3夜!300公里!我終于回來了!簡短地給父母報個平安,我換上防護服,立即回到工作崗位。聽說了我的故事,同事們紛紛為我點贊。我說,“因為我姓甘,所以不怕苦”。
    在這次抗擊疫情中,我身邊的醫護人員個個都是英雄,黨員更是哪里危險哪里去,哪里需要在哪里。抗疫期間,我也光榮地成為一名預備黨員。
    9月8號,我有幸去北京參加全國抗疫表彰大會,現場聆聽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總書記多次動情地為青年一代點贊。他說,青年一代不怕苦、不畏難、不懼犧牲,用臂膀扛起如山的責任,展現出青春激昂的風采,展現出中華民族的希望!
    聽了總書記的話,回想4天3夜的艱難騎行,我的眼淚止不住淌下來。這一路上,我自己都說不清,哭過多少回。膝蓋疼痛難忍,我哭了;上坡只能推著車一步步往上挪,我哭了;在加油站吃著泡面,我又情不自禁地哭了。
    在父母眼中,我們“90后”還是稚氣未脫的孩子,但我們知道,穿上這身防護服,我們就是戰士,我們必須扛起肩上的這份責任!
    行動是青春的證明,我想用頂風冒雨、騎行返崗的經歷告訴大家,我們青年一代是好樣的、經得起考驗的,千千萬萬個青年奮斗的青春、奉獻的青春、無悔的青春匯聚在一起,就一定能造就一個青春的中國,請相信我們。
“火神山”“雷神山”彰顯中國速度
    □趙軍
    趙軍,男,48歲,中建三局總經理助理、安全總監,中建三局火神山醫院項目指揮部臨時黨委副書記、指揮部工程組組長。疫情期間,中建三局牽頭承建了火神山、雷神山醫院,10天建成火神山醫院,12天建成雷神山醫院,用中國建設的“中國速度”助力武漢戰疫勝利。中建三局獲評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先進集體。
    1月23日,臘月二十九。湖北省、武漢市決定參照北京“小湯山醫院”,10天內在武漢建設一座應急醫院,也就是后來的火神山醫院,中建三局牽頭承建。
    疫情就是命令,接到參加火神山醫院建設的電話,我立刻動身,馬上趕到了工地現場。兩天后的大年初一,我們又接到通知,要承建一座規模更大的雷神山醫院。我們粗略算了一下,即使把全武漢所有工地符合要求的板房拆完都不夠,甚至全湖北省內拆運過來,也不夠!
    就在這時,建設醫院的消息也很快在三局內部傳開了,工作群、朋友圈全部刷屏,“我是黨員,我帶頭”“我在湖北,我請戰”“我在武漢,馬上到”。雖然只是只言片語,卻給了我們莫大的信心。
    沒有從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短短幾天,4萬多名建設者火速集結。一時間,工地上人山人海。
    人來了,物資在哪里?湖北省、武漢市全力支持,開辟綠色通道,保障項目建設。一批批國家隊來了,許許多多的民營企業也來了。他們不分晝夜,組織工人生產,源源不斷向武漢送貨。
    我記得,當時工地急需一種防水卷材,我們找遍了全城,后來,終于得知在黃陂有現貨。由于社區封控,貨主無法外出,當他聽說是為了建火神山醫院時,馬上打來電話:“把門撬開,要什么,自己拿!”
    很快,4900多個箱式房、2500多臺大型設備、20萬平方米防滲膜、400多萬米電線電纜從全國各地匯集到工地。這背后,是全國2560多家分供商的攜手同心。每一份物資、每一筆援助,都是成就奇跡的一部分。正如1.2億“云監工”所說的:我們把最硬的鱗都給你。
    在物資從四面八方涌來的同時,施工也在不分日夜地進行。常規需要至少兩年的工期,分別壓縮到了10天和12天。
    連續作戰,不眠不休,對我們是一場生理和心理的極限大考。每天,只能休息三四個小時,困了,有的人就靠灌花椒水提神,有的人實在堅持不下去,就躺在地上瞇一會兒,醒來繼續戰斗。
    倒,也要倒在路上!這一仗,哪怕把我們打殘了、打廢了,也絕不后退!
    2月2日,火神山醫院終于交付,但還需要有人留下來保障醫院運行。這需要出入病房、直面病毒,更是一場生死考驗,500多人的維保團隊一直戰斗到醫院休艙。
    從2月4日收治第一批患者,到4月15日雙雙關閉,火神山、雷神山醫院累計治愈患者4879人,為武漢實現從“人等床”到“床等人”的根本轉變做出重大貢獻。
    9月8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會上專門提到“用10多天時間先后建成火神山醫院和雷神山醫院”,并向為這次抗疫斗爭做出重大貢獻的廣大工程建設者致以崇高敬意。
    作為食荊楚糧、飲長江水的企業,能與英雄的城市共克時艱,和英雄的人民共衛家園,我們感到無比驕傲、無比自豪!
身著白衣甲逆行勇向前
    □朱金陵
    朱金陵,男,57歲,荊州市胸科醫院黨委委員,副院長,主任醫師。疫情期間,擔任醫院醫療專家組組長。他顧不上患病的父親,始終堅守在抗疫一線,他身先士卒,奮勇向前,為荊州市疫情防控取得戰略性勝利做出了積極貢獻。朱金陵獲得全國抗疫先進個人,荊州市胸科醫院獲得全省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先進集體。
    荊州市胸科醫院是一個治療呼吸系統疾病的專科醫院,是全市唯一設置傳染病專科的醫院,也是全市首個新冠肺炎患者定點收治醫院,疫情防控的“主戰場”。疫情期間,醫院共開設了5個隔離病區,收治病人148人,其中確診新冠肺炎患者114人,從1月7日接診第一例患者到3月27日最后一例患者出院,整整81天。回顧81天驚心動魄的大考,作為親歷者之一,我的體會是,在市委市政府的堅強領導下,胸科醫院黨委強化政治擔當、提高政治站位,醫務人員奮勇向前、白衣執甲,向黨和人民交出了一份出色答卷,為全市疫情防控取得決定性勝利做出了積極貢獻。
    1月7日,醫院收治首例新冠肺炎患者后,醫院黨委當即成立醫療救治小組,把隊伍拉起來了。隨著疫情的蔓延,醫院一天就能收滿一個病區。面對嚴峻的形勢,黨員身先士卒,我就搬到隔離病區值班室居住,這樣就能隨時深入病區,不僅能與患者交流溝通,及時優化救治方案,又能與醫務人員同進退、共戰斗,只有這樣,自己心里才踏實。
    掌握好患者病情變化的第一手資料,才能在最佳的時候調整藥物使用,讓患者能得到最佳的治療方案。我們沒有一位輕癥患者轉為重癥患者,也沒有一位重癥轉為危重癥。1月27日,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出院時,說的第一句話就是,謝謝醫生!感謝醫生把他從死神手里拉回來了,雖然從未見過醫務人員的臉,但是永遠記得他們的聲音。
    我的父親是荊州市長江大學的一名退休教師,居住的地方與胸科醫院僅一條馬路之隔。疫情期間,我年邁的父親身患重病,自己因為工作不能親自去照料,只能叮囑愛人代為照看護理。2月24日早上,我與父親通了電話,詢問了父親的病情后就匆匆進入隔離病區,可萬萬沒想到到這竟是與父親的最后一次通話。其實在10天前我父親已經病得很重,家人了解我的工作性質,妻子給我打電話只是說父親關節痛的不能下床,需要吃什么藥,怕我擔心。老人臨終前沒能看上最后一眼,成為我心里最大的遺憾,但面對來勢洶洶的疫情,我也只能以“大義為孝就是對父親最好的報答”來為自己鼓勁、打氣。
    堅守一線的醫務人員都是直面疫魔的勇士。但實質上,他們都是一群孩子,看上去和我的孩子年齡差不多大。誰天生都是勇士呢?因為醫者精神職責所在,保護人民群眾生命安全使命所系。他們都給出了正確答案,交出了無愧于人民、無愧于歷史的答卷。高興的是,醫院醫務人員沒有一例感染。通過這次抗擊疫情的斗爭,我們不僅鍛煉了意志,凝聚了人心,而且提升了本領,積累了經驗,也為我們以后抗疫工作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秋冬季來臨,新冠病毒可能會再次襲擾我們,但是我始終堅信,有黨的堅強領導,有抗擊疫情的成功經驗,我們有信心、有決心,也有能力為荊州人民筑起一面抗擊疫情的銅墻鐵壁,全力守護好人民群眾的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
加纳5分赛车是不是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