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

炸麻葉:此情可待成追憶

日期:2020-03-25 來源:荊州日報

農歷臘月,雖未聞及鞭炮聲,但從人們匆匆的步履中,可以看出“忙年”的端倪,年愈來愈近了。

小孫女小芒果坐在沙發上,把玩著“汪汪隊”六只毛絨小犬,口中朗誦著她媽咪教的兒歌:“小孩兒小孩兒你別饞,過了臘八就是年。臘八粥,喝幾天,哩哩啦啦二十三。二十三,糖瓜粘……”糖瓜粘,不就是豐收后的北方鄉村蒸制、油炸甜食嗎?喃喃兒歌催生了漸濃的年味。

小時侯,臘月二十八這個已近年根的日子,老爸老媽都會忙碌一番。計劃經濟時代,票證購買的年節點心早已被我和弟弟“偷吃”告磬,只得自家炮制油炸面點,惟麻葉工序不繁,自然成了家中過年必備的小吃。

老爸舀出面粉,摻入一點芝麻與少許食鹽,加入清水搓揉面團,搟成寬大面皮然后切成寸段小條。母親在灶臺燃燒起熊熊火焰,積攢的菜油傾盡入鍋,麻葉在沸油中翻騰,陳陣麻香撲鼻而來。火光映照著爸媽忙碌的身影。我和弟弟也揪下面團,揑成動物形狀丟入油鍋之中,“小狗小貓小魚兒”在油鍋之中炸得金黃噴香,這種家庭料理的麻葉點心和我們的“杰作”,真是好吃極了,過年,是我們最為快樂的時光。

其實,票證也可在副食商店買到麻葉,不過它的名字很荊沙,稱之“kao餃子”,食品廠則叫“甜翻三”。這種令人費解的名字,可能出自它的工藝。面皮從中切縫,兩端面皮從切縫中穿出,形成紐結花式,油炸后芝麻均勻散布在金黃葉片上,口感酥脆,尤其是砂糖和面濃厚甜蜜沖擊味蕾,麻葉真是好東西。

光明荏苒,一晃50多年過去了,麻葉已不再是過年的必備吃食,一代風流的麻葉竟在20世紀的高檔美食中敗下陣來。

年節總是喚起塵封的記憶,我在腦海中搜索著父母的廚藝,仿效父母的手法油炸麻葉,一番折騰之后,居然又嘗到了兒時的味道。父母已先后作古,他們的一生是那么勤勞卻又那么清貧,與中國眾多老人一樣,夏日一把蒲扇納涼,冬季一提火籃取暖,含辛茹苦撫養我們,默默奉獻不求回報。

麻葉拿在手中,淚水奪眶而出,小芒果不知就里,停下手中游戲驚詫地問道:“爺爺怎么啦?”我告之:“油煙熏著啦。”小芒果稚嫩的朗誦又在耳邊回響:“臘月二十三,糖瓜粘!”(作者系荊州市知名自由撰稿人)

加纳5分赛车是不是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