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

詩意古城 春滿荊楚再起航

日期:2020-04-03 來源:荊州日報

燕子來時新社,梨花落后清明。又是一年桃紅柳綠,鶯歌燕舞,古城墻下,春光處處,最令人驚艷的便是那一年一度的櫻花盛宴,灰白的墻磚與粉紅的櫻花交相輝映,時光在歷史中穿梭,游人在花叢中流連。經過一個冬天的蟄伏,四月的荊州再次煥發勃勃生機,古老的城墻添了新歲,護城河的水蕩漾著春的信息,春花依舊紅,春景依然迷人。

一鍵重啟,全面加速,跟隨著春天的腳步,整個城市動起來了。從長湖到洪湖,從關公義園到園博園,從洈水到桃花山,人們伸伸懶腰,呼吸新鮮空氣,讓身心全面回到正常的軌道。小區里的人多起來了,路上的車跑起來了,超市熱鬧起來了,我們忙碌的生活又回來了。從開發區到工業園區,從建筑工地到流水線上,從工廠到倉庫,一片熱火朝天的景象,機器開起來,員工跑起來,快點,再快點,要把耽誤的時間趕緊搶回來。

最是一年春正好,忙碌中也不要忘記欣賞美景,去不了萬水千山,那就學一學南朝劉宋時我們的荊州老鄉宗炳,在家臥游,打開手機,連上直播,各地最好的風景均在云端,古人常說云游萬里,到如今已經可以輕松實現。云端的家鄉,到處都是美景,讓我們跟隨鏡頭欣賞往年一票難求的武大櫻花,聽一聽珞珈山的故事;還有那平日里人聲鼎沸的江漢路和光谷,郁金香花開正好。長江三峽,恩施大峽谷,神農架,武當山,每一幀畫面都向我們訴說春天的故事。當然也不要忘記,我們身邊熟悉的荊州古城墻。

繁華掩映,游人如織,在這迷人的春景中,不自覺就想吟誦一些春的詩句,“幾處早鶯爭暖樹,誰家新燕啄春泥”“千里鶯啼綠映紅,水村山郭酒旗風”,似乎古人早已把眼前景化作手中詩,道盡我們心中所想。而這千年的古城墻也曾有過許多文人墨客登臨觀賞,留下不少膾炙人口的千古名句,老南門上原有的曲江樓就是滿含故事的一座。為何被稱為曲江樓呢?這是因為唐代張九齡居荊州期間曾經多次登臨此樓,留下了諸如《登荊州城樓》《登荊州城望江二首》《登郡城南樓》《感遇》《望月懷遠》等詩作。張九齡是廣東韶關人,韶關古稱曲江,南宋曾任荊湖北路轉運副使的張栻重建該樓,為追慕張九齡,將該樓命名為曲江樓。

曲江樓在歷史的變遷中早已湮滅無存,只留下累累柱基任憑后人憑吊。除此之外,從荊州城小北門到小東門(公安門)處,還曾經矗立過三座著名的望樓,依次為雄楚樓、明月樓和仲宣樓,其中仲宣樓位于東城墻與南城墻交匯處,明月樓位于東城墻與北城區交匯處,而雄楚樓在位于小北門東側數百米處,在小北門與明月樓中間。樓宇高矗,便于登高望遠,所以常吸引文人前來登臨,也留下了諸多翰墨文章。三座城樓中,仲宣樓最為知名。建安七子之一王粲(字仲宣)曾登臨該樓遙遠故鄉,留下著名的《登樓賦》,而雄楚樓則與唐代大詩人杜甫密切相關。

十七歲的王粲在荊州流寓了十四年,幾乎將他一生的三分之一時光都留在了這里,卻始終郁郁不得志。某天,他登上城樓,遠望江漢平原景色,希望四顧而銷憂,所見的是“挾清漳之通浦兮,倚曲沮之長洲。背墳衍之廣陸兮,臨皋隰之沃流。北彌陶牧,西接昭丘。華實蔽野,黍稷盈疇”,雖然這里土地平闊,物產豐饒,但畢竟不是自己的家鄉。他回想自己的遭遇,懷才不遇的苦痛與去國懷鄉的傷感一齊涌上心頭,“人情同于懷土兮,豈窮達而異心”,揮筆寫下了名作《登樓賦》。由此,在荊州城墻上留下所謂仲宣樓,至今可見遺存。

仲宣樓因王粲而天下聞名,而雄楚樓則因杜甫的詩歌而得名。大歷三年(768年)冬,杜甫從夔州順江而下到達荊州,當時,駐守江陵的荊南節度使衛伯玉新建樓閣兩座,杜甫為了得到衛伯玉的賞識,獻詩兩首,第二首中有兩句“西北樓成雄楚都,遠開山岳散江湖”(《又作此奉衛王》),形容該樓的雄偉高峻。雖然最終杜甫沒有得到衛伯玉的青睞,于第二年春天黯然離開荊州,然而150余年后,五代時的荊南節度使高季興任卻非常欣賞他詩中的“雄楚”二字。高季興后來也在內城修筑城樓,特地將其中一座命名為“雄楚樓”。可惜隨著城墻的興廢存滅,該樓也早已不存,只能在地方志中找尋它的痕跡。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時光流轉,歲月有痕。有形的亭臺樓閣會隨著時代的更迭或灰飛煙滅,或傾頹凋敝,但其中蘊藏的無形文化精神卻能夠代代相傳,甚至歷久彌香,韻味深長。在這個浴火重生的春天,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又見城市的煙火氣,一路春光正好,賞幾樹春花,吟幾聯詩詞,我們的城市因文化而厚重,我們的生活因感懷而充滿希望。

(作者系文學博士、長江大學文學院副教授)

加纳5分赛车是不是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