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

希望田野農機歡唱春耕忙

日期:2020-04-03 來源:荊州日報

天暖禽聲變,風恬草色鮮。江漢平原春天的鄉村,景色格外迷人。布谷鳥嘹亮的鳴叫響徹天宇,黃燦燦的油菜花淡紫色的豌豆花鋪滿田間地頭,粉紅的桃花雪白的梨花爭奇斗艷,就連南瓜花都見縫插針地開在了屋角墻邊。

雉雊麥苗秀,蠶眠桑葉稀。立春、雨水、驚蟄、春分、清明、谷雨,節氣一個接著一個,都在催促農事。俗話說:清明前后,種瓜點豆。田間地頭,犁耙水響,一派繁忙景象,四海無閑田,鄉村無閑人。


犁耙水響春耕忙

一年之計在于春。春種一粒粟,種收萬粒子。這個道理任何農民都懂。鄉親們能閑嗎?從給冬小麥、油菜施肥到泡田、整田、下種發谷芽,從選棉種、打營養缽,收大麥、小麥、油菜籽到插早稻、栽棉花、收拾大棚、養小龍蝦,農活是一茬接著一茬。

童年里的春天,我們很少勞作。因為三月菜花黃,先生像閻王!我們要上學,要讀書。但鄉村就是我們的百草園,常于上學或是放學的途中,爬上桑樹,將紫紅的桑堪吃得滿嘴紫紅,抑或是拿了小瓶兒到墻縫里去捉蜜蜂,要不在黃燦燦的油菜花地里割豬草,間或也會挖出一兩條黑黑胖胖爪子鮮紅的蜈蚣,那真是樂趣無窮!傍晚晚分,太陽還沒下山,家家戶戶地屋頂上飄著裊裊的炊煙,飯菜的香味和爹娘的吆喝從遠處傳來,才讓我們想起了肚中的饑餓,是該早點回家了。

稍事長大后,我們就不能那樣輕松和貪玩了。正是梨耙水響春耕忙的時節,空氣中彌漫著新翻泥土的氣息,蚯蚓們四處亂竄,泥鰍們快活地擺著尾巴,在混黃的水中打著一個又一個的浪花,早春的燕子時而啄會春泥,時而圍著耕作的牛翩翩翻飛。我們要不是放牛打柴割豬草洗衣做飯就是屁顛屁顛地跟在大人身后學做自己力所能及的農活,體驗著稼穡的艱辛。常常累得直喊腰疼時,爹娘就一邊用疼愛的眼光看著我們,一邊說:青蛙無頸,孩兒無腰,咋會腰疼呢!又說:不吃苦中苦,哪能人上人?不吃苦咋來的呢?看你們讀書還認不認真,不認真又是一個牽牛尾巴的!說得我們吐吐舌頭,老老實實再也不敢作聲。

鄉村里的雨天,是鄉親們難得的休息日子。清明前后,像牛毛像花針的春雨淅淅瀝瀝地下著,鄉村就籠罩在一層薄霧般的水汽中,山莊、田野都朦朦朧朧的,這卻是我們的好日子。江漢平原,千河萬溝,水網密布,桃花流水鱖魚肥,張志和都說:青箬笠,綠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我們便拿了小網,提了小桶,去河邊,去堰塘,去田邊地頭捉魚摸蝦。常常摔得滿身泥水卻提著半桶小魚高興得要命。現在很少有小孩子到河邊堰塘去捕魚捉蝦了,養殖的魚塘多了,一條大魚也用不了幾個錢,誰還冒雨去捉魚呢?

如今我已到半百之年。眼前的鄉村,春天依然是那樣的美麗。清明前,我回鄉下老家,但見高樓庭院多了,道路寬了,硬化了,鄉親們的忙碌也顯得優雅了,以前到處都是犁耙水響忙春耕繁忙景象,現在好多農活都是先進的方法科學的方法了,取而代之的是大棚、軟盤育秧、科學養殖、科學種植。柳樹、牧童、短笛、老牛已成追憶,途中竟然還能看見到一位老農牽著一頭在路邊悠閑吃草的老牛,真是稀奇中的稀奇。正是中午時分,大片大片黃燦燦的油菜花,已成昨日黃花,均已經謝了,取而代之的是綠油油的菜莢,里面的籽粒正在吸收營養,攢足了勁,努力豐滿自身。田野里看不到一個人影,忙碌完了的鄉親們都回家吃午飯,這就讓我想起了田園雜興中的詩。梅子金黃杏子肥,麥花雪白菜花稀。日長籬落無人過,唯有蜻蜓蛺蝶飛。好一派恬靜的鄉村風光。

其實,在我心中,鄉村有過兩個春天。第一個春天是改革開放后承包到戶,那個春天,開在爹娘燦爛的笑臉。第二個春天,從取消農業稅開始,建設新農村,種糧種棉有補助,買家電買摩托有補助,打沼氣裝太陽能有補助,合作醫療大病補助,全面普及九年義務教育,一直延續到精準扶貧,全面小康。這個春天,開在了鄉親們的心間。

(作者系湖北省作家協會會員、長江大學客座教授)

加纳5分赛车是不是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