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

文明祭奠 人生看得幾清明

日期:2020-04-03 來源:荊州日報

清明節是中華民族的春祭大節,與春祭相對應的是重陽節的秋祭。清明掃墓,即為“墓祭”,謂之對祖先的“思時之敬”,其習俗由來已久。作為祭祀,清明之祭主要祭祀祖先,表達祭祀者的孝道和對先人的思念之情,是禮敬祖先、慎終追遠的一種文化傳統節日。

庚子清明,注定是一個不同尋常的清明節,讓人刻骨銘心。

一場突如其來的災難雖然讓我們失去了親人,但也經歷了人生的一次洗禮,他鑒定了人性的美與丑、善與惡。災難中演繹了一個個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昭示了生命的偉大和珍貴,同時也考驗了災難到來之時人們感情的忠誠和意志的堅定。災難面前,有些人不顧個人安危,強忍悲痛,拯救生命;也有些人在災難來到之時,慌不擇路,落荒而逃;甚至有的幸災樂禍,趁火打劫,暴露出人性的自私和丑陋。

災難教會我們:人類是脆弱的,只有敬畏自然,尊重生命,相信科學,摒棄謊言、恐懼和無知,才能拯救自己的未來。

“惆悵東欄一株雪,人生看得幾清明。”生者的徹悟、反省,解脫和安康,是對逝者最大的慰藉。

年近知命,經歷過幾次生離死別,清明的況味才略微了然。

求生畏死,是人的本能。抱憾而終,塵緣難了,則是生命的常態。先母彌留之際,口不能言,猶以手扯我的衣袖,時值秋涼,是要我加衣服?還是不舍?每憶及此,不覺愴然……

嚴格地說,清明不同于端午中秋和春節,是節氣(SolarTerms),而非節日(festivals),反映的是物候現象。《歲時百問》曰:“萬物生長此時,皆清潔而明凈。故謂之清明。”掃墓祭祀原本在清明前二日的寒食進行,因為寒食不能舉火,遂將焚香化紙推到清明。

清明本應停止娛樂活動的,但唐宋以降,即有了娛樂性,除了掃墓祭祖,還有踏青春游,植樹插柳,放風箏和蕩秋千,蹴鞠和斗雞等習俗。所以清明的內涵,不僅是傷逝,還有惜福,即活著的人應該珍惜生命,不負春光,享受生活。

 宋人晁說之《明皇打毬圖》詩曰:“宮殿千門白晝開,三郎沉醉打毬回。九齡已老韓休死,明日應無諫疏來。”唐明皇為了打球,把清明列入法定假日。而紙為冥器,也與他有關。《知新錄》謂:“唐明皇瀆于鬼神,王玙以紙為幣,用紙馬以祀鬼神”。古時常以“事死如事生”來抵御對死神的恐懼,較之上古以活人殉葬、秦漢用泥、瓷、陶、木作冥器,后世又改用紙,的確文明、節省,方便一些。汪曾祺生母去世時的冥衣,全是他父親用紙糊的,“按照母親生前的喜好,選購了各種花素色紙做衣料,單夾皮棉,四時不缺。他做的皮衣能分得出小麥穗、羊羔,灰鼠、狐肷。”可見紙扎是一門高超復雜的工藝。

張岱的《陶庵夢憶》描述了掃墓的流程:“揚州清明日,城中男女畢出,家家展墓。雖家有數墓,日必展之。故輕車駿馬,簫鼓畫船,轉折再三,不辭往復。監門小戶亦攜肴核紙錢,走至墓所、祭畢,則席地飲胙。”意思是行禮祭祀之后,大家便把祭酒和祭品就地消滅,光盤行動,避免浪費。


鮮花祭奠寄哀思

祭祖時只有男人才能“飲胙”,但掃墓卻是不避男女的。因此對平日不出閨閫的女性來說,是一個放飛心情的日子。《聊齋志異》里斷指求婚的情癡孫子楚,就是在清明節遇到阿寶的。

《陶庵夢憶》中寫道:“是日,四方流離及徽商西賈、曲中名妓,一切好事之徒,無不咸集。長塘豐草,走馬放鷹;高阜平岡,斗雞蹴踘;茂林清樾,劈阮彈箏。浪子相撲,童稚紙鳶,老僧因果,瞽者說書,立者林林,蹲者蟄蟄。日暮霞生,車馬紛沓。宦門淑秀,車幕盡開,婢媵倦歸,山花斜插。臻臻簇簇,奪門而入。余所見者,惟西湖春、秦淮夏、虎邱秋,差足比擬。”這樣歡鬧喧囂,未免瀆擾亡靈。但是,“蹴罷秋千,起來慵整纖纖手”“兒童散學歸來早,忙趁東風放紙鳶。”正是古人清明活動的寫照。

清明,最重要的就是心意的表達。我們應該改變陳舊傳統的祭奠方式,以文明環保、節儉安全的祭奠方式告慰逝者,讓清明回歸“清潔而明凈”的本源。(作者系荊州市社科聯副主席、長江大學楚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員)

加纳5分赛车是不是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