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

洪湖的水、荷、菱,有一縷美麗的靈魂!

日期:2020-08-24 來源:荊州日報
水  韻
 
“上善若水”,水潤萬物。水,孕育了洪湖豐富的物質資源;水,孕育了洪湖深厚的文化底蘊。人們唱著《洪湖水浪打浪》走過了半個多世紀。洪湖還是那樣圣潔,湖水還是那樣清澈,依舊漁歌互答,依舊岸邊稻花飄香,依舊野鴨在飛,依舊白云藍天水中浮。臨水人潔,近荷心香。
▲攝影 吳琪
 
洪湖,宛如一個純樸的鄉間少女,擺脫熱鬧塵世,遠離城市,獨自守著湖水的貞潔,釀出一塊冷清的天地。洪湖之水天上來,它靠雨雪的積蓄保持湖水的平衡,它靠珍藏的葦根、菱根繁衍生息,凈化湖水。它靠水浪的打磨蕩活一湖水,生養著自己的魚和蛙、昆蟲和小鳥……春天,陽光明媚,湖水把自然的微笑鋪展于輕風之中,波光粼粼,金光閃閃,伸手可掬,溫婉可親;盛夏,湖水把狂歡托給暴風驟雨,雨乘風勢,風借雨威,湖水接著天水,掀起驚濤駭浪,浪的洶涌,水的韌性,煉就了洪湖人同舟共濟、自強不息的精神;深秋,湖水把和顏悅色展現在綿綿秋雨之中,細雨霏霏,煙波浩渺,水天一色,渾然一體;冬天,湖水凝結成厚厚的一層冰,并且塑造出壯美的形象,晶瑩堅固,一片冰心在玉壺,清冷的湖水在冰下禪心修煉,認真完成一次涅槃,以新的姿態迎接來年的春潮。游客自遠方來不亦悅乎!他們來朝圣,因為這片水醞釀了《洪湖赤衛隊》;他們來賞荷,荷花出淤泥而不染,是因為這片好水的洗滌。他們喝著洪湖水,吃著岸邊糧,咽著湖水煮湖魚,品著湖水釀的“洪湖浪”。在這片水上,韻致翩翩,畫家留下了畫,詩人留下了詩,音樂家留下了不朽的音樂,更多的人留下了影子。
▲攝影:肖楊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多少年來,洪湖人一直圍繞著水做文章:興修水利,實施“河湖分家”工程,合理調配湖水,實施生態農業,控制污染,保持湖水的潔凈。湖水養的魚、湖水釀的酒、湖水養的珍珠、野鴨、蓮藕……成了暢銷全國乃至世界的搶手貨。洪湖人不僅領略了水的韻致,水的壯美,而且領略了水的力量。水,不只是單純的風景,更是恩澤。人們應心存感恩,善待水。洪湖為國家濕地自然保護區,湖中生態園。碧水藍天,大雁落平湖,野鴨鬧葦叢;岸邊生態旅游城,綠柳掩映,波光粼粼……水韻洪湖。
 
荷  吟
夏日,是洪湖賞荷的好時節。清晨,我偕幾位友人去游湖。蕩一葉之扁舟,劃過白水區,進入湖心生態園的那一刻,便落入了荷花的包圍之中。環顧著荷香彌漫的四周,密密麻麻的荷葉林,延綿數十里的荷花生長在水鳥合鳴中,吸日月之精華,納大湖之靈氣。隨著帶霧的湖風且歌且舞,伴著湖浪亦唱亦吟。荷香似薄薄的霧幔,又似一縷縷夢的輕紗。
▲攝影:汪飛

 
我看那微微蕩漾的清波托起的田田綠葉拱著的紅花,半舒著鮫綃似的花瓣,中心生出嫩黃的蕊在恬靜的朝陽里顯得更加豐腴艷麗,冰清玉潔,只有清亮的湖水有幸能照它的倩影。間或那“蓮動知魚游”的古典詩歌意象從眼底生出,一層層自由生靈向你游來了。我默默地靜賞著,內心產生一種觸摸的沖動,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湊近她……忽又將手收了回來,唯恐褻瀆了她的神圣與圣潔。塵世間的蕪雜,不能阻止住出塵事物的到來,干凈的東西依然干凈著。我對這種美好事物的降臨表示深深的敬意。我多么希望自己塵染的內心也被這圣潔之物洗禮。
▲攝影:汪飛
 

我看那一片默然綻開的荷花,他們為自己生命深處的內在渴求而開放,開得熱烈而又嬌羞,仿佛是一群群淳樸的洪湖女子,你挨著我,我挨著你,竊竊私語,推推搡搡,那隆凸起的心事如抑制不住的花苞一起開放了。那開滿美和善的花朵在湖上,無數飛翔的水鳥不斷抖落著誘人的音符。
 

每一朵花仿佛是一個真理,每一朵花仿佛在訴說著一個個動人的故事。這絢麗的精靈引領我們穿過時間的隧道去結識那壯美的生命!我真誠地聽到荷花妹的歌聲,那動人的“洪湖水浪打浪”,唱得湖浪涌動,白云翻飛,荷花怒放。

▲攝影:劉斌
 
荷花是洪湖夏秋兩季的旗幟,它們締造了湖上美麗的夏天和秋天。百里洪湖,獵獵飄揚的紅,召喚著萬紫千紅匯聚在一起,織成彩虹,織成朝霞,織成美麗的花季。那昂首向天的荷花,似晨霧中的火炬,似暮云中的霞光,紅艷而又溫存,多情而又豪放,年年歲歲以濃墨重彩把生命的熱情抒發得如此淋漓盡致,以脈脈深情把紅色的劇情演繹得如此動人。
▲攝影:劉斌
 
一湖紅花碧水,一湖美好人生。荷花,制造了一個又一個屬于自己的夏天,她伴著夢的清香,藉著浪打浪的歡歌走向更加美好的歲月。下午,我們帶著荷香依依不舍地緩緩告別了生態園。途中我回頭望到那紅艷的荷花把那邊湖面染成了火焰色,映照著洪湖天空的云霞。
 
菱  頌
 

老早就想寫一寫家鄉的菱。菱,一名芰,俗稱菱角,一年生水生植物,果實、莖可供食用。夏天,菱是湖泊、塘堰的一道風景,那一片覆蓋在水上的菱,裊裊娜娜,青綠碧翠,白花點點,素雅大方,似灑落在綠色地毯上的雪花。
 

眼前一片菱,讓我的思緒穿過時空,回到了那“十年九水”的年月,多少窮苦人靠菱角野菜糊口度日。記得解放前夕,洪水泛濫,我們全家從湖南逃荒回來已是隆冬季節,家里碗米無存,處在饑寒交迫之中。父親駕著小破船頂風冒雨到湖里去采菱,把那落在水底的菱撈上來。如此每天可以打撈20多斤菱角,供七口之家和著野菜度過了饑荒。感謝菱救了我們一家人的生命。就像當年在湖上打游擊的赤衛隊員們深情吟唱的“蘆林是我房,菱角是我糧,船板是我床,紅軍是我娘”。

▲攝影:劉斌
 

菱是如此執著安定,不像浮萍那樣隨水漂泊,聚散不定。因為菱有一個深深扎在水底的根,有一根牽著靈魂的線。它風吹不走,雨打不散,一如家庭緊緊團結在一起,守著家園,繁衍生息。菱與蓮為鄰,當蓮開得紅紅火火,置身于萬丈紅塵時,當人們盡情贊美蓮時,可菱毫不嫉妒,不露聲色地快快活活地生活在蓮的底層,賴以生存的條件是從蓮葉縫隙中篩落的陽光、雨露并向人們展示著,以它那堅硬飽滿的果實,以它那份“不管風吹浪打”的成熟。秋天,蓮花開過了,已是“殘荷聽雨”的蒼涼。
 

菱花悄悄地開開合合,默默地醞釀著生命的燦爛。結出的菱角有紅色的、有綠色的、有褐色的、有鵝黃色的、有兩只角的、有四只角的。但她不妖不媚,不卑不亢,有棱有角有尊嚴。誰要是不講規矩,輕慢褻瀆了她,她就會刺傷你的手,刺痛你的嘴。
 

你若取之有道細品慢嘗,它就會給你一份美的收獲和享受。走進書房,翻遍了書架上的歷代詩文,查閱了《辭海》《辭源》。在文人墨客的筆下,盡是贊蓮之句,很少有頌菱之詞,只有采菱者在勞動中唱的《菱歌》,屈原在《離騷》里的“制菱荷以為衣”的浪漫描述及李白詩“菱歌清唱不勝春”的吟誦。寥寥數語,僅算對寂寞冷落的菱安慰罷了。莫不是一些文人忽略了菱美的內涵?而我真正感到了菱的偉大,它在任何能成活的地方,哪怕陽光雨露不足,只要在天地之間,它會把綠色,把芬芳的小白花,把甜美的果實獻出來,由此證明它有一顆美的靈魂。
 

生命的歷程中最重要的是追求,尤其是對平凡無怨無悔。轟轟烈烈也好,默默無聞也罷,要的是一種努力和執著。奮斗的過程和結果,便是生命的美麗——這就好象菱。


   源:荊州日報

加纳5分赛车是不是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