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立法留住城市的紅色記憶 ——湘鄂西蘇區革命遺存保護立法調研工作側記

日期:2020-09-07 來源:荊州日報
黛瓦粉墻、飛檐翹角,走進監利市周老嘴鎮,飽經滄桑的百余幢明清兩代和民國初年的古民居沿青石板路錯落而建。漫步老街,爬滿苔蘚的石磚、字跡斑駁的石墻,默默述說著80多年前革命歲月的動人故事。

土地革命時期,賀龍、周逸群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在以洪湖、監利為中心的湘鄂西地區進行了長期的革命斗爭實踐,建立了著名的湘鄂西革命根據地,留下了眾多革命遺存和可歌可泣的史跡。

“根據黨史部門普查數據顯示,荊州市共有湘鄂西蘇區時期革命遺址475處,部分革命遺存文物因權屬不明晰、年久失修、管理缺乏等原因,損毀嚴重,急需修繕!”留住“根”與“魂”,文物修復保護是社會各界的共同心聲。2019年1月29日,我市啟動湘鄂西蘇區革命遺存保護立法,一年半來,市人大常委會組織起草專班赴各地考察學習,進行實地調研,詳細了解我市革命遺存的分布情況和保護現狀。
9月3日,市人大常委會調研組赴洪湖、監利探訪部分舊址,征求各方意見和建議,進一步完善《荊州市湘鄂西蘇區革命遺存保護條例(草案三審稿)》,探索出臺真正具有約束力的革命遺存保護條例,把革命遺存的保護利用進一步納入法制化、科學化管理軌道。

“保障經費,健全維護管理機制”

“你們往右邊走,左邊怕有瓦落下來砸到人。”居住周老嘴鎮老正街古民居的居民提醒調研組成員。老街小巷里,不時出現“小心落瓦、注意墜物”的提示牌。

近年來,由于管理權屬、管理機構、保護資金匱乏等原因,不少湘鄂西蘇區革命遺存現狀堪憂,房屋無人管理、破敗冷落、日漸荒廢……

革命遺存“處境不佳”,如何保護、利用好紅色資源,凝聚起推動時代發展強大精神力量?荊州市市級老領導、人大代表、紅色老區老干部、老紅軍及家屬、革命遺存保護者等熱心獻策。

“從政府主體上加大投入力度,保障革命遺存保護所需經費,健全維護管理機制,讓法律法規的操作性更強!”洪湖市瞿家灣鎮黨委書記李偉說,充足的經費保障是文化遺址修繕和保護必不可少的條件。

瞿家灣老街管理人員、遺存保護者瞿建平,在保護老街的兩年里,深感機構運行不暢、人員不齊、資金不足。“要完善相關實施細則,提高遺存保護管理人員待遇,培養人才、留住人才,發揮好老街管理委員會作用,提高立法實效。”

“管理機構要有專班、專人、專門場所,要有設備、有隊伍、有經費。”洪湖市博物館副館長、老街管理人員肖艷詩說。

一句句話語、一條條建議、一次次討論,湘鄂西蘇區革命遺存保護立法工作座談會上,與會人員的熱切交流,點燃老區人民對革命歷史負責,對未來發展的信心……

“保護和利用要相輔相成”

    在大力提倡文物保護的同時,是否要將合理利用充分考慮進去?

“保護和利用要相輔相成,保護是手段,利用是最終目的。”荊州市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孫賢坤給出回答。

湘鄂西蘇區是除中央蘇區、鄂豫皖蘇區之外的全國第三大革命根據地,有著豐厚的文化歷史。把歷史文化挖掘好、保護好、傳承好、發展好,講好紅色故事,才能讓紅色土地煥發新活力,激勵人民砥礪前行。

歷史是最好的教科書。孫賢坤在發言中說,荊州這片紅色沃土的文化歷史,是荊州人民成長的最好“養料”。

“結合革命遺存,開展黨史、國史教育,用文化的力量厚植青少年愛國主義情懷,引導公民熱愛祖國。”荊州市人大常委會原主任易法新說,對于革命遺存的開發利用首先要兜住保護的底,保護是文物得以被開發利用的前提。

“利用是為了更好保護,保護的目的是為了更好利用。”洪湖市人大常委會黨組書記、主任劉同民打心里期待條例盡快通過,“正本清源才能長流不息,保護條例出臺,讓文物保護有法可依,讓文物利用更規范有力。”



“用紅色文化提振荊州人民精氣神”

“如何把條例在全市范圍內宣傳好、貫徹好?”荊州市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幸正榮的一句話,引發整個會場熱議。

在紅色熱土上成長,幸正榮既榮幸,又深感責任重大。她提出,要進一步豐富保護條例中加大革命遺存宣傳推介力度、豐富教育宣傳方式的內容,讓紅色革命遺存成為“荊州名片”,用紅色文化提振荊州人民精氣神。

荊州市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荊州市法學會會長張欽說,要打造湘鄂西革命根據地的“金字招牌”,多措并舉強化保護宣傳工作,在人民思想上打下紅色烙印,讓歷史文化遺存更具現實意義。

“立法工作要做到嚴謹細致、精益求精,從源頭上把好立法質量關,實施起來才能更順利。”荊州市人大常委會原常務副主任馬林成說。

“進一步提高立法質量,推進科學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荊州市人大法制委員會主任委員王克梅告訴記者,他們將認真梳理各方意見建議,結合我市實際,切實把《條例》制定成管用、實用之法。
來源:荊州日報
加纳5分赛车是不是骗局